孙悟修

你好这儿悟修!

cp@非解方程的xy

主混松圈和原创

长男极左过激厨

雷点很多(但能吃水仙,关于长男右如果不过度ooc还是能接受的,有时候画风也能让我接受

最爱cp是速度13【醒目】

语C专oso

对家或是非松厨请谨慎关注。

【おそ一】一个脑洞

*私设如山,是Mafia派生下的おそ一


*是刀子吧(大概)











身体上最难以承受的疼痛,莫过于心痛。


整个人像是被一双无形的手狠狠捏住,感觉心脏连同着全身的血管都在猛烈抽搐,一种势必把血管给撑破不罢休的感觉,一松感觉只是一会儿他就要喘不上气来了,药近在咫尺,而他却拼了命也够不到。


啊啊,这次是真的在赌命……


他只记得,他用力抓着胸前衣服的手都发白了,就在手指要碰到药盒时,随着耳边心跳变得愈发剧烈时,一阵耳鸣后就两眼一晃,从柔软的床上脱力地翻了下去,在视野被黑暗笼罩之前,恍惚间好像看到有人急匆匆地跑来,随着衣料摩擦的声音自己被横打抱在一个温暖的怀抱里。


是谁?


因为从小体弱多病,一松发育比一般的孩子迟缓了许多,体重也不过百,明明已经二十多岁了,他的身体还是跟十五六岁的少年无异,所以他被同龄的男子抱起来简直是轻而易举。


但就算他现在发出疑问也无济于事,没人察觉的情况下,自己都会因发呆导致反应慢上半拍,更别说是突然发病,还是最容易要命的——


先天性心脏病。


经医生抢救后带上了呼吸机的一松,虽仍皱着眉,但是不管是呼吸还是心跳已经平缓多了,这才让在一旁守候许久的小松和唯一赶来的空松舒了口气。


小松本要习惯性地点支烟,却被空松一只手按住,只见他挑眉,指了指门口,示意小松出去说话,到天台上去,顺便自己也能借机会来支烟,平复一下紧张的心情。


“说说吧小松,到底怎么回事?”


医院天台上,小松和空松同时点燃了烟,倚靠在比半人还高的护栏边上,只是空松并没有马上吸一口烟,而是开门见山地询问小松。


“真是,你还是对他那么关心啊——哥哥我可什么都没干哦,而且要不是我打算回去看看他怎么样,恐怕早就出事了,看来这看护人员要换一个能二十四小时无间断监控的。”


小松倒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,朝着空松吐尽那股烟氤才开口回答,顺便谴责了一番中途不知道跑哪去的看护人员,又好像是对自己英雄救美的作为而洋洋自得。


说是回去看看,倒不如说是根本放心不下。


“真的不是你对他做过什么吗?”


空松一脸的不相信,小松耸肩,他有什么办法,现在家里全知道他和四男是什么关系,被误会一点也不为过。


“真的!而且你知道吗,自从第一次接吻哥哥我就根——本不敢做下一步!”


“哎?”


“白痴吗你?!小一松那病你忘了?”


“啊,哦哦……”


“哈……他那次差点直接背过气去哥哥我都要吓死了,要是死在床上,长男大人还不成凶杀犯咯——你不希望组织老大背负上先奸后杀的罪名吧?”


也不管空松有没有理通思路,反正小松是自顾自地一股脑的把烦恼全倒给自家那个笨蛋次男了,自嘲似的抽完半支烟,拉好披在身上的西装下楼去了。


“那么美的一双眼睛,被挡住了真可惜啊…”

“唉?”

13日补档

手感来了拦都拦不住,lof这个滤镜真的爱了太少女了吧呜呜呜呜呜呜呜😭

“唉,哥哥我收个保护费再走不过分吧?”

“给我看情况啊你这人渣……”

想看大哥跟一松讨亲亲,然后假装敲诈钱挡住人去路(安详闭眼)

踩着末班车飞速跑来,lof的滤镜一如既往的好看,没啥质量的纪念日贺图,在长男总攻月变成纪念日产粮机器。
明天还要补档速度唔啊

新年快乐!!新的一年还是要接着吸速度♥

送上紧急赶出的没啥质量的小破图。゜(ノ)´Д'(ヾ)゜。゜

想看哥哥代言口红呜呜呜呜,出了就买爆系列。

涂了沙雕图,虽然没明显cp向私心还是oso色

题为吃oso醋的ichi怒断pocky。

pocky:我做错了什么……

kara:你看我说话了吗?…

p2原图,描改有

【おそチョロ】迎春盛放的海棠花和凋零逝去的你

*中华松paro

*oso视角

*角色死亡要素有

*是BE







自幼和他就是形影不离,更是目标一致上山拜师学艺,在长大后更是和其余四个弟弟率领了招手来的手下,从师门下接受了盘口的管理权。


那一年海棠正红,大片花朵在枝头随风摇曳,只是风无法送来花香,因为哪怕是最最上品的西府海棠也没有花香,但满院也不乏各色海棠,毕竟师上生前是非常爱海棠的人,所以也在世代居住于盘口附近的屋院周围种满了海棠。结下的海棠果收获不小,有做蜜饯也有入过药,在稀缺或是没有海棠的地方送去卖还能赚一笔钱。


可是平静的生活总是一时的,由于还有盘口需要管理,在某一日就忽然意外频发,一来二去不停奔波,反倒叫轻松先累垮了。


寒风凌冽,雪花在风中飞舞,轻松本是飞身奔跑在前面,却一个趔趄倒在了雪中,情况紧急,于是决定让两个手下先掺他回去,自己则带剩下的人去解决盘口那边的问题。虽然是意料之外压倒性的胜利,可来不及喝酒庆祝什么的,回身就往居所赶。


还好只是患了风寒,不过这点看似不严重的病,却在他身上凸显的极其严重,几阵干咳后居然呕血了,强行稳住慌乱的心情,马上让侯在一旁的十四松去药房买些郎中开的药。



冬去春来,火舌舔着锅底,发出柔和的微光,乌黑的药锅咕噜咕噜地正在焙药,冒出的白烟携出焦香,揭开锅盖用纱布过了药渣,倾倒进白瓷碗中的就是那深褐色的药汤,苦涩的气味中还残留着一点原先的香味,小心翼翼地端给早在桌边候着的轻松,还不忘调侃他一句是肯乖乖吃药还不怕苦的乖孩子,挨了有气无力的一拳和一声笑骂,便在对面坐下,盯着他喝药。


糟糕,忘了药刚熬出来还太烫,这家伙是猫舌头啊。


还没来得及阻止他已经吐出被烫红的舌头,嘴皮也有些红,可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就觉得对方异常可爱,更是萌生了要不得的想法,鬼使神差地捧住他的脸吻上去,对方的舌苔上还留着一部分没吐掉的药,却在这苦味中尝出了甜味,像海棠果的那种甜味。退开时定睛看他登时就从脸红到脖子根,自己脸上也散发着热量,知道肯定和他的脸如出一辙的红,倒是在这段时间药凉到可以喝了,再看他闷头将药夺去一饮而尽,去取来自制的海棠干花泡了壶甜茶给他才算缓解了之前的尴尬。


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心情,就在这深秋时,向对方表露了出来。


为了减轻他的负担,本来是决定要轮流去盘口的。


可又一年,洋人攻进来了。

不知道目的是何,盘口是绝对不准外人踏足的要地,更是在这居住百年的师门世世代代必须守护的地方。

于是和轻松一起出动,也在出发前制定了计划,以防万一一定要在解决了眼前问题后赶去最近的盘口帮忙。

枪在这边似乎不起作用,也很清楚那些看似高大强壮的身着西服的人,在卸去枪械根本不能构成威胁,几个闪身子弹只是最多擦着脚边而过,再一蹬飞身上了半空将那些家伙一个接一个击倒。


接着,就发生了足以自责和痛苦一生的事。

被胜利提前冲昏了头脑,也忘了自己所处的盘口是离所有盘口最远的一个,完全也没有想到要补刀之类,也没有带上防身的刀枪之类,以为靠十多年积攒下来的功夫能将他们击退。


等看到一个人从横七竖八的尸体堆里站起,才反应过来那家伙只是诈死而已,而漆黑的枪口已经对准了自己的脑袋,想着拼一把往侧面一冲,大不了真的死了,也不要被直接爆头死得不明白,还很窝囊。

身前突然闪来一个人影,祈祷着是别人,在枪响时可发现那人偏偏是轻松。


他在面前倒下的那刻,证明此生一直追逐的太阳陨落了。


零星的血点溅上脸庞,理智在看到那还在冒烟的枪口彻底地瓦解,怒火在胸腔中一下腾起,趁着间隙猛冲了过去,眼下一暗夺过地上一把已经上膛而来不及开的枪,随着胳膊抬起,形成笔直的一线,照着对方脑门便扣下扳机。

子弹呼啸而出。


那个攻击轻松的家伙的脑袋上多了个血洞,原本得逞的笑意僵在脸上,接着嘴角垮下去,面目扭曲狰狞起来,于是再补数枪,子弹在他的身上绽开血花,火光闪烁之后空气里弥漫着浓重的血和火药混合的味道,愣神许久才一步一步过去,慢慢搀扶起倒在地上的轻松,鲜血沾了满手,低头望着被血浸染且紧闭的双目,只会越发感到自责和懊悔,连踏出步伐的力气走向前来接应的人也快没了。


如果快一点,如果快一点能察觉……

如果中枪的是自己,也比这个结果好一点。

丧曲中夹带着哭声,天空从晴空万里一下阴雨绵绵,似乎是为这一幕动容,看着那墨色的木盒落进葬坑,再被泥土掩埋,最后打上了墓碑。上面篆刻着轻松的名字,合眸就是他的一颦一笑,却只能咬紧牙关不让眼泪流下来,至少在弟弟们和手下面前保持那副不会轻易动容的模样。


葬礼结束了。


人群三两结队逐渐离去,都异常自觉地去处理盘口打斗后的善后工作了,而此刻还久久立在原地,终于在仰面看向落着雨点的天空的时候舒了口气,借雨声痛哭出来,热泪和冰冷的雨混合,到最后自己也分不清脸上的是泪还是雨。


墓前堆满了各式的白花,其中也不乏白色的海棠花,在终于勉强平复下心情后,从袖筒里拿出一朵火红的海棠放在了最上面,也转身离开。

而海棠花,意为苦恋。


又是一年暖春。

院中满树海棠依旧迎春盛放,如果你也能看到就好了。


自家设定,请勿随意使用

关于mafia派生下六子的烟瘾程度


oso:有很重的烟瘾,烟不离手,基本一天能抽一盒多

kara:有烟瘾,但程度比oso轻,大概一天一两支,最多四五支,打架时会替换成棒棒糖

choro:没有烟瘾,但是会抽,尤其是特别生气的时候会来一支解气,还会呛到

ichi:基本不抽,因为烟味太重会被猫嫌弃

jyushi:不会抽烟,就算想抽也会被choro制止,kara会给他棒棒糖代替烟

todo:不抽烟,因为社交对象多为女性,比起身上沾满烟酒味还是喜欢喷一点男士香水